ag游戏俱乐部

详询热线:18620280086

当前位置:主页 > 物流资讯 >

物流十年:有高速发展也有残酷洗牌

  进入21世纪,新兴的物流业“一发而不可收”,10年来,走过了一条激情澎湃又风云跌宕的发展之路,既有高速发展,又有残酷洗牌

  “飞机在天上飞,供应链来支配,这就是物流;流水线、各部件,准点到、守时间,这就是物流;把成本来控制,好利润天天增,这就是物流;碳足迹要缩减,树环保新观念,这就是物流;将业务来拓展,让世界心相连,这就是物流;该去哪就去哪,高科技来实现,这就是物流;门铃响,响叮铛~响叮铛~响叮铛~这就是物流……”这是最近非常流行的某物流企业的广告歌曲,简单直观地传达了物流的概念,并让人不得不承认,物流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

  虽然只是一首简单的广告歌曲,却包含着国际化物流各个方面的要求和期望。而此刻,物流业在中国还是一个极为年轻的产业。从年轻到成熟,有高速发展,也有残酷洗牌,会有高位震荡,也会有低谷徘徊。

  政策推动物流业高速发展

  21世纪前10年,由于国家政策的推动,物流业获得快速发展。

  2001年3月,原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我国现代物流发展的若干意见》。同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物资流通协会更名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与各相关行业协会共同推进物流业发展。2003年12月,温家宝在全国政协提交的《关于我国现代物流情况的调研报告》上作出重要批示。2004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我国现代物流业发展的意见》。2005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组建了“全国现代物流工作部际联席会议”。2006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批准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提出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现代物流的产业地位在国家层面得到确立,中国现代物流业进入全面快速、持续稳定发展的新阶段。2009年3月,国务院批准出台了《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第一次完整、科学地提出了物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与作用,明确指出物流业是融合运输、仓储、货运代理和信息等行业的复合型服务产业。物流业作为中国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提高国民经济运行质量、优化经济流程、调整经济结构、扩大内需等都具有全局性的积极影响。在中央政府明确中国物流业的定位之后,各级地方政府亦高度重视,先后出台了物流业发展规划,并加强了对物流业的引导和扶持。

  与此同时,中国放宽了物流业市场准入条件,取消了部分涉及物流企业的行政性审批,降低了外商投资物流企业的市场准入门坎,放宽了国内航空货运市场准入条件。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发改委联合组织开展了物流企业营业税试点工作,先后认定5批近500家物流试点企业,享受营业税差额纳税政策。

  一步步,政策推动下,中国物流业的发展渐入佳境。

  外企冲击,中国物流业残酷洗牌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外开放迈出新步伐的同时,外资物流企业也开始了“抢滩”中国战略。

  在UPS、DHL、TNT、马士基等实力强大的外资物流企业的高强度刺激下,国有和民营物流企业或重组转型、加速成长,或关门歇业,隐退于“江湖”。

  小型、无战斗力的大批物流企业的死亡,把整个物流行业推上整合并购和洗牌的风口,物流行业也由此从过去简单的运输业,加速向新兴产业蜕变。尽管如此,但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行业洗牌的高潮才刚刚拉开序幕。按照国务院公布的《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部署,“国家将加大对物流企业兼并重组的政策支持力度,鼓励物流企业通过参股、控股、兼并、联合、合资、合作等多种形式进行资产重组”。

  其实,与其说外资物流的入侵点燃了中国物流行业残酷洗牌的导火索,不如说外资物流更多地带来了以理念、模式、管理和技术等为代表的真正的“物流”,同时也激活了中国物流业的竞争意识。

  外企进入中国物流业经营对中国物流业的全面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联邦快递、联合包裹、美国总统轮船等进入中国,告诉我们国际快递业应该如何经营;马士基、德国邮政、日本通用、新加坡海皇等企业进入中国,告诉我们如何运作港口物流,如何运作进出口物流,如何运作供应链设计;美国普洛斯等外企进入中国,告诉我们如何运作物流地产;国际采购联盟,美国、日本、欧洲的物流协会,告诉我们如何运作物流的行业组织,如何运作物流知识的普及,如何运作物流的标准等等。

  有观点认为,吸取了几年与外资物流的竞争经验,中国已经形成了外资物流企业、国营物流企业、民营物流企业三足鼎立的局面。也有观点认为,外资物流在中国的布局已经走向下一个阶段,即正在从国际物流转向行业细分市场,此举必将给刚刚得到喘息的中国物流企业带来更大的挑战。

  在记者看来,眼光和魄力面前,说“三足鼎立”还为时过早,外资物流的压力短期内难以消除。

  我们一直在追求的

  有专家认为,2001—2030年为中国快速发展期,2030年以后或许迎来中国物流业的成熟期。如果真是如此,伴随与之而来的物流信息化、标准化、科技物流、生态物流等问题的越来越突出,中国是否能用20年的时间迎接真正的供应链物流呢?

  在记者眼中,10年来,中国物流在与国际接轨方面有了太多“觉醒”,并也将继续为之付出努力。

  觉醒一:信息化和标准化

  在2006年以前,我们对物流信息化的评价通常是“我国物流信息化水平低下,发展速度缓慢,多数仍然停留在相互分割的单项应用层次,缺乏集成观念和系统性整合,相互间连接不畅……”到了近几年,业界的观点一致认为,中国物流信息化建设伴随着物流市场的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并已经成为中国信息化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

  信息化、标准化是推动现代物流的两个轮子,信息化和标准化水平的高低是区别现代物流与传统物流的主要标志。近几年来,中国的专业化物流企业和商业企业配送中心渐成气候,一些大型制造企业也在物流配送方面有所动作。随着物流产业基础市场的发育,中国的物流标准化工作开始启动。但在实际操作中,最尴尬的问题莫过于有标准而得不到承认和推广。

  另外,科技物流也与物流信息化、标准化的概念紧密相关,近年来,RFID、EDI、GPS等信息技术在物流领域的应用已为国内广为认同。从2009年,一个新的概念正在国内逐渐兴起,即物联网。

  根据初步测算,未来10年物联网重点应用领域投资可达到4万亿元,产出是8万亿元,带动就业岗位2500万个。“物联网技术的发展,将使物流行业成为最大受益者。”业界专家一致认为。由于起点相同,物联网业务的出现给大型企业带来新的增长空间,同时也将给中小型企业带来机遇。但据记者了解,就中国来讲,物联网目前的研究多还停留在技术层面,难以有很大飞跃。

  觉醒二:第三方物流

  随着现代物流在中国的发展,第三方物流的作用越来越被重视,虽然目前已出现了许多从事物流的企业,但是组织方式的科学性,各环节的衔接和协作的规范性,服务功能的多样性和服务质量都有所欠缺。

  第三方物流还处在初级阶段,2007年前后随之而来的第四方物流理念的发展又让中国物流业无力感倍增。第四方物流的发展必须在第三方物流高度发达和业务外包极为流行的基础上才能发展起来。由此及彼,显然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和过程。

  觉醒三:生态物流

  关注生态就是关注未来,对于物流行业亦是如此,发展绿色物流是大势所趋。

  目前,许多国际组织和国家相继制定出台与环境保护和资源保护相关的协议、法律体系。例如《蒙特利尔议定书》、《里约环境和发展宣言》、《工业企业自愿参与生态管理和审核规则》、《京都议定书》等等,中国也制定了《环境保护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

  从企业层面,越来越多的中国物流企业认识到绿色物流是企业获得核心竞争力的保证,也是保持中国物流企业竞争力的最好选择。

  觉醒四:中西部物流大发展

  当西部地区物流业正在成为国际物流巨头竞相争夺的香馍馍,当以成都、重庆、西安为中心的西部物流业圈地争夺战开始之时,无可否认,一个全民物流的时代已经来临。

  国务院《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也将重庆定位为全国性物流枢纽城市;湖北省政府印发《关于着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若干意见》提出,把武汉建设成为中部地区最大的保税物流中心;成都方面表示,将在2015年初步建成西部区域物流中心……中西部物流中心争夺战一触即发。

  觉醒五:物流园区和物流成本

  将物流园区和物流成本称之为觉醒似乎不大妥当,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和解决方法。

  从1998年中国第一个物流园区开始建设,到四五年之后,数以百计的物流园区迅速崛起,再到口诛笔伐后的一轮遇冷,中国物流园区的建设轨迹颇为传奇。近年来,中西部地区规划建设物流园区的热潮又日渐高涨,投资金额、建设规模以及园区数量,都屡创新高——是历史的重演,还是物流园区的发展将会创出新内涵?

  至于物流成本高,始终是专家业界的关注点之一,税制不合理、货运过程不透明、第三方物流发展滞后都成为降低成本的“关卡”。

  但知易行难,同物流园区一样,何时从“问题”成长为“觉醒”,我们都在期待。

  他们眼中的中国物流

  一位是正全力打造世界级中国物流企业的商业领袖,一位是中国外资物流企业的杰出代表,在中国远洋物流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叶伟龙,和DHL全球货运中国区CEO黄国哲眼中,中国物流业是怎样的?

  问:有人说,目前中国物流业的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叶伟龙:目前中国还没有真正成熟的物流企业,中国物流企业真正成熟起来还要经历很长时间。这一过程中,中国的物流企业将呈现三个特点,一是竞争越来越激烈,每天都有新的物流企业诞生,每天都有新的企业参与物流业的竞争。二是利润越来越低。三是客户对运输的要求越来越专业化,企业必须创新。

  问:对于中国物流业和物流企业的未来有何期望和建议?

  叶伟龙:未来20年,中国物流企业将面临成熟期考验,竞争将更加激烈,如果不创新,不改变商业模式,利润将越来越低。建议未来20年里,中国的物流企业采取差异化的竞争策略,并不断创新,以争取发展壮大。

  问:进军中国物流市场,DHL最看重中国物流市场的哪些领域?

  黄国哲:中国物流市场对于物流企业充满了吸引力。首先中国进出口总额近年来不断上升,中国的物流市场巨大,同时中国消费的力量促使物流市场不断壮大。其次,物流服务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客户还有高端要求有待满足,物流业的细分还有待发展等等,中国物流发展还有很大的潜力。

  问:请简单介绍DHL中国战略的下一步发展计划。物流领域里的哪一个发展方向是DHL最关注的?

  黄国哲:DHL全球货运将继续拓展网络至二三线城市,同时努力提升服务,使之适应因全球采购而日益延长的供应链需求。发展针对不同行业的物流服务:生命科学与医疗保健行业,时装及成衣行业、新能源行业以及汽车行业。还将关注更加环保的物流方式,发展多式联运。

  问:如果让你代表外资物流企业对中国物流市场的未来许一个愿望,无论是在政策改革或市场发展方面。

  黄国哲:我希望中国的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更加完善,为物流业提供更多的便利。另外物流业的法规政策能够更加完善,与国际接轨,能让外资与本土物流企业享受同等的待遇,共同致力于将中国打造成国际物流中心。

  “十二五”期间中国将加快促进现代物流业发展,构建以低碳为特征的交通运输体系——这是交通运输部道路运输司司长李刚在“十二五”交通运输业发展规划编制工作会上透露的信息。另从国家发改委了解到,《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2—2020)》编制工作已开始。据悉,未来物流业上市公司将在税收、土地、收费等方面得到政策的进一步支持。

  有人说,打破地区间限制,把主要物流通道或走廊发展起来,是中国大物流“十二五”发展的成败关键;也有人说中国现在已进入物流发展的初中级阶段;还有人预计,“十二五”中国物流业将全面进入战略整合阶段……无论如何,下一个5年,10年甚至更远,在各界关注的目光下,中国物流业将走得更顺畅!